盘锦旅游、租车、大米、河蟹购物一站网 更多+

二界沟的传说

发表时间:2018-06-28 15:00:20

作 者:来自网络

来源:来自网络

关注:413

那写在河滩地上疮疤亦是很难抹掉,那民风或粗俗或雅致或淳朴或豪放,以及人们曾怎样与这些河滩沙洲结下过生死相依的关系,也穿越渺然的时空,仍在我们记忆的屏幕上晃荡……

明眼人能从滩地上窥测到很多的内容,除了昔日的世事沧桑、岁月如歌,希望与憧憬的寄托,物产的富饶馈赠外,那写在河滩地上疮疤亦是很难抹掉,那民风或粗俗或雅致或淳朴或豪放,以及人们曾怎样与这些河滩沙洲结下过生死相依的关系,也穿越渺然的时空,仍在我们记忆的屏幕上晃荡,我们仍然可以看出它曾怎样凝聚了蛮荒时代的野性。至今仍给后人带来或激动与心跳或痛悔与惊叹。

就如二界沟的来历与传说。

很久以前,大约是在明末清初的时候,这里到处是大滩,潮涨为海、落潮为洲。滩上青蛤遍布,只有广宁县、海城两县靠海为生的穷人,偶尔来此地钩蛏挖蛤蜊,这些青蛤一是本身可以用来充饥;二还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点钱,用来买粮食和一些生活日用品。

就如二界沟的来历与传说。

很久以前,大约是在明末清初的时候,这里到处是大滩,潮涨为海、落潮为洲。滩上青蛤遍布,只有广宁县、海城两县靠海为生的穷人,偶尔来此地钩蛏挖蛤蜊,这些青蛤一是本身可以用来充饥;二还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点钱,用来买粮食和一些生活日用品。


到了清初,海退河让,岗坨隆起,陆续有山东移民自清乾隆(乾隆十三年有山东移民曾元亮者移入)始兴档网渔业。嘉庆以后、河北移民大量涌入。这种上滩挖青蛤的营生,规模不断地扩大发展。因为移民中的大多数是贫苦百姓,买不起网也治不起船,来这里落脚的时候,首先是能否生存?或者生存得怎么样?

他们发现,这里的滩海还不曾大量地有人光顾过,海里有的是鱼虾,滩上有的是贝类。面对海里的鱼虾,只能是“望洋兴叹”,而海滩上的贝类则首当其冲地成为他们的猎取对象。他们观察到,那些隆出于滩海上的岗坨地,大多数的时候,潮水上不来,小潮汛的时候根本就上不来了。于是,他们就在岗坨地上,挖个地印子,或者支个马架子,算是有个猫身、歇脚的地方。最早的人们挖地印子或支马架子的地方,一个是曾家屯,一个是沟北,然后在岗坨的四周修起围堤,算是安顿下来,然后就近就便地从事“下散海”的营生——即钩蛏挖蛤蜊。

那时的夏天的浅滩采蛤,最能汇聚来旺盛的人气。潮线撤离远去,从海中露出的淤泥陷滩犹如一个诺大的托盘,薄水涔涔,贝光闪烁,笑声朗朗,形成了最壮观的水色天光。采蛤的人们,用不着走出多远,就可以找到密集的青蛤穴区。蛤穴是采蛤的标识,那蛤穴出得真是多呵,真可谓是密布如星,俯拾即是。用脚可踩,用叉子可挖,用笤帚扫几下就可拾取,甚至于躺在滩上也能压出几个蛤蜊来……

那蛤穴是青蛤呼吸和摄食的小孔儿,并排两个,比滩面上露出来的蛏穴要大一些,这是辨识它或挖取它的标识。由于受沙质与潮汐风浪磨擦的影响,它们在落潮后的沙滩上出现的时候,其状态也是发生了变化的。一些新加入采蛤的人拎着蛤兜下去的时候,会有老人告诉他们采蛤的方法,可是却很少找到那明显的并排着的两个小孔的,半天了也没有挖到几个,而那些老人儿手中的叉子却像鸡叨米似的,在滩面上叨个不停,一会儿工夫下来,那蛤兜内已经装进去了那么多的青蛤,一动哗哗啦啦的。而一些新手们的叉子下去就只能撅出一块土来。

采蛤老手儿会告诉这些新人一些秘诀:虽然都是蛤穴,但明显有隐形的,要学会分辨“双目孔”、“洼洼孔”、“柳叶孔”、“单眼孔”、“马蹄孔”、“瘌巴子孔”等多种蛤穴。从那之后再下叉子时,就一叉了下去,感觉到了叉子的瓷实。当那叉子将一枚大蛤卡着壳撅出来时,它的斧足都未来得及收缩回去,一股带动的力,会将那一股鲜汁儿喷出来。

渔民们带着劳作的艰幸、劳作的愉快、劳作的情趣活跃在那大滩之上,经过了两三个小时的劳作,他们便将那一兜兜的青蛤乱放在滩顶上,而这时,那泛着白沫的潮水也涌动了起来,一条齐整整的的白弧线自天边涌过来,他们便赶紧地将那蛤兜向大滩的顶部移动、搬迁,如果不是潮头很迅猛的话,他们总要在这潮刚涨起来的时候,抓紧时间猛挖上一通。

渔民早期这种散在劳作,是有着群体划分与归属的,即“山东帮”与“河北帮”,不论居住还是劳作出行,都是结伴而行,但在采蛤或者钩蛏时,虽是一团团的人在一起,但一忙活时,那也就没有界限了,逢上蛤穴、蛏穴出得多时,人们只顾低头采捕,没有看界限,山东人与河北人就“混编”到一起了。

河北人看到眼前铺展开了那一片密布的蛤穴,顿时,纷纷哈下腰来,一手拿叉,一手拿抓蛤,像鸡叨米似地将卧在滩泥里的青蛤剥离出来,然后眼不看地随手抛至膝后拖着的蛤兜里,再复前去挖又发现的蛤穴……山东人叫喊上了“你这河北老呔,越界了”。或者河北人刚想下楔子时,前面有山东人先手钩了出来,也大为恼火,便会吵吵起来,你这山东棒子,到我这挖啥呀。因此,纠分时有发生,而且严重的时候,动起了撇子,还酿成过群斗,都惊动了海城县的官府衙门。

后来,此种因界限不清酿成民间纠纷闹到了奉天府,于是奉天府派专人来平息,勘预划界,遂将一条东西走向的头子沟划为两区,沟南归了山东帮,沟北归了河北帮,此后越界采贝而闹成的纠纷逐渐少了下来。这便是二界沟名称的来历源头之一。



盘锦旅游租车一站网: www.0427zc.com

盘锦万顺捷租车行地址:兴隆台瀚新花园东门大树北走100米路西

租车热线:15241755055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盘锦市旅游购物一站网 旅游  租车 河蟹 大米       TEL:15241755055

暂无链接